新聞資訊
英刊:生物醫藥企業集群對中國整體醫療事業至關重要
發稿時間:2014-11-17 來源:中國經濟網

    英國《世界生物醫藥產業前沿》(World Pharmaceutical Frontiers)雜志于2014年Vol.2期(10月出版)刊登兩個整版的“中國生物醫藥市場”特寫,稱在中國醫療保健的成本和支出都不斷增長的大背景下,生物醫藥企業集群和創新生態圈對該國整體醫療事業發展發揮著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

    《世界生物醫藥產業前沿》雜志是由英國Progressive Digital Media集團與世界知名咨詢企業德勤公司聯合出版的刊物,是一家面向B2B市場、致力于提供全球生物醫藥產業資訊、最佳實踐、監管動態、產業領袖訪談等行業內容的出版物。據讀者調研數據表明,該雜志受眾群中84%的讀者擁有公司預算決策權、58%的讀者擔任生物醫藥相關企業董事總經理或CEO級職位。

    以下是《世界生物醫藥產業前沿》雜志特寫“中國生物醫藥市場”的全文內容:                                  

   中國在持續高速發展中,醫療保健事業既是一個重大挑戰,也是一個難得的機遇——尤其對于產業界的國內外企業而言。在2002年,中國在醫療保健上的支出還僅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但如今已升至5.15%——而且趨勢還會不斷上升。隨著中國人口老齡化和消費者對優質醫療服務的需求日益增長,在醫療保健領域的投入也將見證重大突破。根據麥肯錫公司的報告,到2020年,中國的醫療保健支出將突破1萬億美元,這既緣于消費者個人收入的上升、也緣于平均壽命增長所帶來的慢性疾患的治療投入增長。

      引領創新

      需要應對的挑戰不小,在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在醫療保健領域的創新一路走得并不平坦;無論是新藥研發、新型醫療設備的開拓,還是優質醫療護理服務所需要的硬件設施,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賴國外企業和專家。但是在近幾年,中國無疑在引領創新方面迎頭趕上,在包括醫療保健在內的中國諸多產業領域的政策制定上,創新已成為特別重要的議題。

     在天津召開的2014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諸多旨在激勵中國經濟發展進程中創新釋放的思路與方式廣泛地得到頭腦風暴。而達沃斯論壇只是眾多在中國進行的高端論壇之一。

    Pedro Lichtinger是輝瑞前生物醫藥國際事業部CEO、并曾擔任Optimer醫藥公司CEO;在他看來,中國政府業已將生物技術與生物醫藥研發事業作為國家的優先發展事項,并提供了巨大的財政支持以及各項鼓勵政策?!芭c此同時,很多跨國制藥公司也在中國大力投資于研發,并將眾多前沿技術和工藝帶入了中國。因此,中國整體的生物醫藥研發突破在質量、頻率和廣度上都取得了顯著進步,” Lichtinger表示。Lichtinger向《世界生物醫藥產業前沿》雜志表示,盡管上述研發突破帶來的物質成果還需要若干年才能完全顯現,但種種跡象表明,中國積極推動著國內創新和國際間的新型合作、以滿足不斷增長的國內醫療保健市場需求。   

    打造企業集群   

      誠然,創新需要打破傳統的產業運作模式,包括倡導公共部門與私營產業之間的良性合作、在創新的生態圈中大力發展產業集群,等等。以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為例,這個自1998年以來連年被中國商務部評選為中國最頂尖的工業園,通過打造先進的產業集群而促進園內企業的跨界與交互協作。    

     生物醫藥產業歷來具有“高風險、大投資、長周期”的產業發展特征,天津開發區在其園區內培育了一個不同階段的混合型、階梯式產業集群。在這樣的集群中,既包括處于研發階段、初步產業化階段的醫藥企業,也有已經發展較成熟、甚至成為行業領頭羊的企業;園區為不同階段的企業也配備了各自的孵化載體和支持體系,分布在不同的子園區運作。    

     開發區科技發展集團副總經理李宏亮表示:“對制藥公司的生存和發展來說,僅僅具有頂級的‘硬件設施’還不夠,更重要的是一個整體的支持計劃?!彼榻B說,天津開發區為制藥企業提供的全方位支持體系涵蓋了專利申請、資本募集、人才支持、到知識產權、市場營銷和業務發展、法律和環境政策合規等諸多領域。    

     如是打造生物醫藥產業集群的努力和對創新的承諾為天津開發區及其落戶企業帶來一份出色的成績單。據2013年12月底的官方消息披露,整個開發區建成了5個生物醫藥孵化機構,共約350家的生物醫藥落戶企業在當年創造了超過170億元人民幣的工業總產值。    

     另外,僅2013年一年,開發區有10余個新藥獲得臨床試驗批件,還有10余個研發項目入選中國新藥創制國家重大科技專項。這樣高增長的一個產業生態也為創新型的生物醫藥企業創造了關聯性樞紐,使同行企業相互協作,共享如公共實驗室空間等交互利益。據天津康希諾生物技術公司的董事長宇學峰介紹,“我們在園區設立了一個面積達3000平方米的公共實驗室,包含cGMP中試車間,原液生產能力每年可達4000萬劑量?!?nbsp;   

      不難理解為什么我們能在天津開發區看到一個成熟的、多元化的生物醫藥產業集群,融合了醫藥制造、藥物研發、臨床試驗、醫療器械生產和醫藥相關服務鏈的多方位能力。落戶企業不僅包括像諾和諾德、諾維信這樣的大型制藥廠商,也包括諸如西門子和漢納的醫療設備生產商、諸如凱萊英、藥明康德的合同外包組織(CRO),甚至包括參與創新的中國傳統醫藥生產商。   

    研發紅利   

     在像天津開發區這樣、創新與生態系統構建受到高度重視的大環境中,對于CRO(合同式生物研發外包)這樣的業態不啻為一個福音。集群發展模式極大鼓勵了企業在研發領域的交互協作,這也是CRO興盛發展的動因之一。    

     近年來研發領域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是,2013年5月份,天津溥瀛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將 “重組人血清白蛋白融合蛋白”在美國及其屬地生產和銷售的非獨家專利許可,授權給全球十大藥企之一的以色列悌瓦制藥集團。 

    “獲得我們專利授權之后,悌瓦公司可將生產該新藥的成本降至市場上同類產品的十分之一;而且我們產品的藥效更長久;這也是為什么悌瓦公司愿意在美國市場來推廣我們的這一成果,”亦是天津開發區落戶企業的天津溥瀛生物技術公司董事長于在林教授表示。    

     根據雙方的協議,悌瓦公司在美國市場可推廣‘重組人血清白蛋白融合蛋白’這一技術用于嗜中性白血球減少癥治療;而天津溥瀛公司也將繼續發展這一技術,目前在中國‘重組人血清白蛋白融合蛋白’已進入臨床I-II期的研究,用于結核病與腫瘤患者的治療。    

     于在林教授對于和像悌瓦這樣的世界級醫藥企業合作深感欣慰;他相信這樣的合作彰顯了中國生物醫藥研發的不俗實力和高質量。    

     對研發的巨大投入使得大量CRO組織在中國興盛地發展。目前中國已有超過500家國內企業從事CRO活動,產出約占全球范圍內CRO產出份額的7-10%。并且,這些企業現在大都為中小型規模,說明他們整體而言仍然享有巨大的未來增長空間。   

      跨界融合   

      引領持續健康的產業增長并非易事,尤其是處在當下日益互聯的世界中;它需要引入跨學科的融合發展觀念,以期集不同產業最具創新之所長來推動卓見與效率到達全新的高度。 

   2012年,天津開發區揭牌成立了生物信息計算聯合實驗室,借助使用“天河一號”這一當時位列全球第二的超級計算機來從事生物科學研究,在作人類基因信息關聯分析時,傳統上需要300多天完成的工作僅需三個多小時即能得出結果。該聯合實驗室還這也促使研究人員在超級計算和生物科學的融合上取得更多突破,同時促進跨學科組學相關產業的發展。    

      例如,聯合實驗室的初期項目中就包括生物信息學分析的優化、加大開發更強大的生物信息學算法和工具,尤其是涉及大數據處理的高性能算法和多緯度的生物學議題。    

     另一項創舉則是在2012年12月,在天津國際生物醫藥聯合研究院創立了國際標準的“醫藥經濟和政策研究中心”,它與南安普頓大學、英國國家健康與臨床研究所(NICE)等一系列國際合作機構聯合開展專項研究,涉及的領域也包含醫療服務經濟學、定價分析、政策科學等多領域的跨界與融合。    

     國際生物醫藥聯合研究院副院長王林博士表示,“我們希望面向世界一流的專家展開‘引智’,形成了一個多元背景、種族和學科的全球智慧‘大熔爐’;當然,這也意味著我們的整體支持體系提升到一個新高度?!?nbsp;

     王林博士本人在海外工作期間曾擔任杜邦公司的高管,也是中國“千人計劃”的一員。他透露,天津國際生物醫藥聯合研究院在未來五年內力爭進一步延攬200名“頂尖人才”(以科學家背景的創業者為主);而在2013年一年,研究院所孵化的企業整體銷售收入也達到6900萬元人民幣。

     到2015年,天津開發區生物醫藥產值將達到300億元人民幣,年均增長25%。屆時,年產值達5億元以上的大型生產企業預計將超過20家、研發機構超過30家、生物醫藥類高新技術企業超過150家;區內研發投入預計將占到銷售收入比重達到10%...更多的協同合作和生物醫藥創新將令世人拭目以待。



在线观看免费人成视频